核心提示:纽约哈德逊河、伦敦泰晤士河、香港维多利亚湾、上海黄浦江……因国际着名的金融中心而负有盛名。比照这类国际金融中心,浙江正打造钱塘江金融港湾。

  经过“十三五”时期乃至今后10年以上时间的建设,构建起金融机构总部、金融要素市场、私募基金、互联网金融、金融大数据产业协同发展的财富管理产业链和新金融生态圈,将钱塘江金融港湾,打造成具有国际影响力、国内优势地位的,拥有强大资本吸纳能力、人才集聚能力、创新转化能力、服务辐射能力的财富管理和新金融创新中心。

  浙江在线12月27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袁华明)站在杭州钱江新城,灯光秀令人着迷。夜幕中,两岸交相辉映的,还有鳞次栉比的高楼里的灯光。

  这里会不会成为美国湾区一样的地方?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集聚到这里,似乎要回答这样一个问题——我们正在迈向新的金融时代。

  世界各大金融中心大多是依托腹地富饶、经济发达的中心城市,沿风景秀丽的大河、港湾布局。这些地区形成以“金融港湾”为核心的高端金融资源集聚区,既有其集聚社会发展、金融资源集聚的需要,也离不开优越的地理人文环境、发达的经济基础、浓厚的商贸氛围、高端人才大量集聚等要素的支撑。从我省的现实条件看,以杭州为核心的钱塘江-富春江沿岸具有打造“钱塘江金融港湾”的独特优势和有利条件。

  如何借鉴伦敦、纽约、香港、上海等全球港湾型金融中心发展经验,结合我省和杭州的金融发展条件和区域特质,进一步推动金融与实体经济、金融与生态环境、金融与创业创新的融合,这将是一个新的命题。

  对浙江来说,民资丰沛,金融业态成长性良好,但也同样面临着发展的瓶颈。距省会杭州160多公里外的上海,无论是外滩还是陆家嘴,都有着国内其他地方无可比拟的优势。

  上海市已作出详细规划,要在“十三五”期末基本建成在亚太地区具有领先地位的国际金融中心。

  浙江提出建设钱塘江金融港湾,希望通过这一新空间、新平台来进一步补足浙江金融发展的短板。

  记者从省发改委、省金融办了解到,钱塘江金融港湾主规划区所涉行政区域以杭州市为中心,包括钱塘江、富春江两岸沿江的县(市、区),东起萧山区(包括大江东产业集聚区),经下沙经济技术开发区、江干区、上城区、高新区(滨江)、西湖区、富阳区,西至桐庐县、建德市、淳安县,流域全程约200公里。形成核心区加若干金融特色小镇、金融集聚区,由城市CBD型态到小镇型态“点面结合”的“1+X”有机空间布局。

  钱塘江金融港湾规划范围除主规划区外,还包括杭州市下城区、拱墅区、余杭区以及临安市等杭州全市范围,嘉兴市南湖区、海宁市、桐乡市等相关区(县、市)。同时,沿江下溯杭州湾,把嘉兴、绍兴、宁波、舟山等城市的重点金融集聚区域纳入。形成囊括整个钱塘江流域和大杭州湾地区,涵盖杭州、嘉兴、绍兴、宁波、舟山等地的大钱塘江金融港湾范畴。

  根据规划区域不同的发展基础和优势条件,结合打造财富管理和新金融创新中心的发展目标,钱塘江金融港湾在规划空间的功能布局上,将设立“钱江财富管理核心区”、“钱江私募基金走廊(带)”、“钱江金融大数据创新基地(带)”、“钱江新金融众创空间”等四大功能区块,形成“一核、两带、多空间”的金融产业功能布局。并据此规划各功能区的定位和核心业态。

  小镇&新金融

  特色引领创新

  投资人姚勇杰是一个大忙人,每年要看几百个创业项目,是一个到处“飞”的“飞人”,后来他把自己的公司搬到了梦想小镇,说看项目更方便了。作为杭州暾澜投资的董事长,他更愿意将自己看作是天使投资人。今年5月,梦想小镇内的智诺科技和图维科技两家企业同一天在新三板挂牌。那天,姚勇杰在他的微信朋友圈里写道:“很巧,这两家都是我们引进并参与投资的,恭喜!”

  特色小镇和新金融是浙江的长板。金融创新深入推进,新兴金融领先全国发展,这是浙江的优势。互联网金融创新积极活跃,杭州的第三方支付和移动支付金额分别占全国48.7%和 69.6%,均位居全国第一。网络借贷中介机构、电商网络信贷、互联网金融信息类门户等也都得到了创新性发展。2015年6月成立的浙江网商银行实行纯网络化运营、大数据征信,突破了传统银行的经营模式与金融服务方式。以玉皇山南基金小镇为代表的金融集聚区的创新,成为浙江金融发展的一个亮点。

  规划充分体现了发展浙江特色金融的思路。根据规划,钱塘江金融港湾力争通过努力,构建起金融机构总部、金融要素市场、私募基金、互联网金融、金融大数据产业协同发展的财富管理产业链和新金融生态圈,成为一流的金融要素集聚高地和交易中心,形成一流的金融要素辐射能力。

  杭州建设以玉皇山南基金小镇、西溪谷互联网金融小镇为代表的多家特色金融小镇,作为新兴金融发展的重要载体与平台。到2020年,金融小镇聚集的各类基金总额超过1万亿元,互联网金融产值名列全国前茅。杭州将把金融小镇打造成在全国具有重要影响力、独具特色优势的杭州金融品牌。

  互联网金融等新业态的发展,浙江也领先全国。在规划中钱江金融大数据创新基地被赋予了重要使命:牢牢把握金融大数据产业发展趋势,创新发展金融云计算平台、数据驱动型金融机构、金融大数据服务企业、互联网金融交易平台、金融区块链技术公司等金融大数据创新企业和平台。

  到2020年,钱江金融大数据创新基地要集聚发展100家以上金融大数据服务相关企业,金融大数据相关企业的年产值超过500亿元人民币,形成全国最大的金融大数据云计算平台,成为在中国最具竞争力的金融大数据研发和服务创新基地,数字普惠金融及智能财富管理产业的先行区。

  本土机构发力

  浙系品牌成型

  浙江拥有多个国家级金融改革的试点或试验区,温州民间金融、丽水农村金融、义乌国际贸易金融、台州小微金融等四大“金改”正在稳步推进中,今年宁波国家保险创新综合改革试验区又顺利获批。在钱塘江金融港湾规划区域内,聚集了一大批浙江本土金融机构,这些金融机构的法人总部在浙江,决策半径更短、效率更高,对浙江经济的服务有着天然优势。

  金改效应之下,正在打造的“浙商”系金融品牌正悄然成型,浙商银行、浙商证券、浙商保险、浙商期货、浙商基金五大本土金融机构如何同频共振为浙江经济社会做出贡献?今年1月8日,这5家以“浙商”命名的浙江金融领域大佬,在2016中国(杭州)“互联网+”金融大会上共同签署《“浙商”金融总部联合宣言》,首次公开声明将强强联合。5家机构负责人共同表示,要努力发挥金融联盟的协同效应,打造金融服务新高地。在“浙商”共同品牌下联合,取长补短,为各类金融机构的转型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

  这5家“浙商系”金融机构的联盟也向外界传递一个信号:通过紧密合作,触发金融新活力,在大力扶持浙江经济、海内外浙商企业群体快速健康发展的同时,努力做大做强,打造浙江万亿级金融产业,在全国打响“浙商”金融品牌整体知名度。浙江业界也期待,“浙商”金融总部的业务合作会渐次深入,覆盖全供应链的“微笑曲线”将不断延伸,用户享受“一站式”的便利金融服务也将成为可能。各方联合后将促成数据入口和资源共享。

  在不断创新中,一些地方金融机构闯出了本土化发展之路,尤其在为小微企业服务中形成了“浙江现象”。像我省泰隆商业银行、稠州商业银行等以小微金融服务为主要特色的银行,在发展小微企业贷款的时候,并不是单纯依赖标准财务信息来判断企业的经营情况,而更多的是大量运用非财务信息多维度地来进行评估。这些本土银行机构在扶持中小微企业发展方面做出了很多有益的探索。如果更多的证券、保险、担保等金融服务商在浙江有自己的法人金融机构,对浙江经济转型升级而言是利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