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7月,中国(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及三个片区的建设实施方案(珠海横琴片区是年度方案)相继公布,10月《中国(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条例》开始征求意见。五份文件均提到跨境电子商务(简称跨境电商),足见跨境电商在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中的分量。

  广东自贸试验区建设方案和自贸试验区条例侧重跨境电商的监管与服务,如口岸监管、检验检疫监管、税收征管、跨境外汇支付及跨境贸易电商配套平台建设等,也有部分导向性政策。片区实施方案中跨境电商的内容则较为具体,比如珠海横琴片区将开展跨境电商进口试点,广州南沙片区要加快建成电商港,打造跨境电商试点园区,做大跨境电商保税展示体验中心等。

已成为发展战略

  值得关注的是深圳前海蛇口片区,不仅内容丰富,且与香港有关。该片区实施方案第29条全文如下:“建设国家级的深港跨境电商产业生态圈。统筹发展前海跨境电商进口与出口试点、线上与线下业务,形成完善的跨境电商产业链和千亿级产业集群。支持招商局集团南油跨境电商离岸服务区及蛇口网谷电商产业园、深国际跨境电商产业园等国家跨境电商示范基地建设。向国务院申请设立中国(前海)跨境电商综合实验区,深港澳合作共建前海国际电商综合服务平台,构造一个以前海蛇口片区为核心,以30公里为半径,以深圳机场、香港机场、香港港、大铲湾港、西部港区、深圳邮政监管处理中心等重要的电商基础设施为支撑,以全球海外仓为网络支撑的‘一带多点、联动发展’的深港澳跨境电商生态圈,以跨境合作方式共建网络化丝绸之路和虚拟型自贸区,为我国在互联网时代创新实施‘一带一路’战略、成为国际贸易规则的制定者与引领者提供支撑。”
?

  其内容一目了然,不需多做解释,其气魄之大和理念之新,在广东现有自贸试验区实施方案中无出其右。

  之所以不厌其烦地罗列这些内容,原因之一是跨境电商已经成为发展战略,至少在广东省和深圳市是如此。广东自贸试验区的目标之一是强化国际贸易功能集成,打造“一带一路”重要的国际贸易门户,跨境电商作为一种新型贸易业态和商业模式,将对贸易功能集成和贸易门户打造形成强有力支撑。深圳蛇口片区关于“建设国家级的深港跨境电商产业生态圈”构想,也将跨境电商的发展上升到自贸试验区战略和“一带一路”战略高度,并力求整合国家试点与深港澳合作。两分方案的立意如此高远,表明跨境电商已经超越单一产业价值,而上升为发展战略。跨境电商不仅可以拓展贸易市场,消化过剩产能,更可带动物流、金融等相关服务业发展。

  原因之二是跨境电商的确具有改变现有商业形态的潜能。跨境电商是分属不同关境的交易主体通过电子商务平台达成交易和支付结算,并通过跨境物流送达商品、完成交易的国际商业活动。电子商务大大消解了交易达成的空间阻隔和时间滞碍,国家间贸易日益呈现无国界特征,全球贸易格局正在孕育重大变革。跨境电商之所以具有如此能量,是因为IT技术的所能和所用,正在改变产品和服务抵达终端用户的流程,正在冲击传统行业和实体店铺的生存,正在改变产品和服务的提供方式,进而引发生产和消费革命。

冲击港旅游零售

  供求信息通过网络实时对接,物流快递系统即时反应,全球实际距离和心理距离大大缩小,跨境电商因此孕育和创造更多商机和消费需求。网络化生存和消费将成为发展新趋势,且可能很快成为新常态。这一波以电子商务为核心的IT技术应用大潮,对传统商业活动和生活方式的影响深刻而长远,目前只是冰山一角。能否搭上新一班全球化专列,对一个国家、地区或城市的长期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

  香港一直是旅游购物天堂,但今年却出现了“双降”。一是1-8月份访港旅客人次同比下降0.1%,二是上半年入境旅游相关消费额同比下降1.6%。有关解释多集中于全球经济表现欠佳、世界各地争夺旅客、港元汇率高企、本港旅游资源贫乏、对内地旅客不友好等等。这些固然是影响因素,但跨境电商兴起、全球尤其是内地年轻一代“海淘”、“网购”消费模式的风行也不无重要影响。在业界惊呼香港旅游零售业“寒冬”即将来临之际,跨境电商、电子商务对传统业态的冲击似乎没有引起足够的警惕、重视和应对,应该是一种缺憾。

  香港以贸易立市,贸易是香港赖以安身立命、生存发展之根本。目前香港贸易形态以离岸贸易为主,正在借助贸易航运优势,以香港为核心在全球范围内整合产业链,力求成为全球生产的组织中心和控制中心。跨境电商与贸易息息相关,香港能否成为全球生产的组织中心和控制中心,端在香港能否把握跨境电商、电子商务的发展机遇。

现“八达通式危机”

  笔者一定程度上认可香港青年联会常务副主席吴杰庄博士的分析:香港经济增长依赖于传统模式,表面繁荣难以掩饰背后的“八达通式危机”——虽能满足市民日常需求,但却落后于支付宝、微信支付等先进的电子收费系统。因为成功,所以蹭蹬。做得尚可已难舍弃,做得很好则舍弃更难。传统模式不退位,先进模式自然难以出现和成长。再深究一步,疲弱的创新科技既不能为传统模式注入异质之活力,又难以培育传统模式的取代者。这是香港的尴尬之处。

  破解尴尬之局,香港需要强化与内地尤其是珠三角(特别是三个自由贸易试验区)合作,借力广东自贸试验区发展跨境电商,打造大型跨境电商平台,接通内地每年上万亿的网购需求,以粤港澳大湾区为载体整合内地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产品与服务供求,打造粤港澳大湾区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和“网络丝绸之路”,以跨境电商为突破口发展创新经济。

  目前香港跨境电商的服务对象主要是内地需求者。与国外跨境电商相比,香港跨境电商的竞争优势是更易与内地顾客沟通。但需要看到的是,当第三方物流在通关能力和配送服务日益完善之后,香港跨境电商将进入与国外跨境电商比货源拼价格阶段。这就要求香港跨境电商必须有专业采购团队,有与国外品牌直接洽谈合作的实力与资源。同时,香港跨境电商要进一步拓展市场空间,促进服务对象多元化和服务范围全球化。在内地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之间产品供求对接上发挥重要作用。特区政府应支持商界建设“一站式”跨境电商综合服务平台,为跨境电商发展提供强大技术支撑。

通关不畅致命伤

  香港已有本地电商平台开通了针对内地市场的跨境网购服务,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是还不能全面直达内地城市,需要在内地设物流中转站,以直接加封二次包装再转寄的方式实现快速配送。物流和清关是跨境电商的最重要环节,也是跨境电商发展最大的制约因素。现阶段因为行业发展不成熟和海关政策不明朗,国际“海淘”从下单到收货需要经过的关卡繁多,费时过长和通关不畅成为跨境电商的致命伤。香港需要充分利用广东自贸试验区特别是前海蛇口片区的特殊政策,争取国家同意将注册在自贸试验区内的香港跨境电商视为相当于在香港运作,对货物进出口的海关、检验检疫等给予便利化安排。

作者为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深圳)港澳经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