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世2015年全球生活成本指数

Mercer’s 21st annual Cost of Living Survey


美世生活成本调查,是全球最全面的调查之一。调查以纽约作为计算基准,并与调查内所有城市的得分作比较,而汇价则是相对美元来计算。是次调查包括全球五大洲207个城市,计算每个城市房屋、交通、食物、衣服、家庭用品及娱乐消遣等超过200样生活所需的物价。

美世第21届年度环球生活成本指数调查显示,全球外派员工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当中,非洲、亚洲及欧洲多个城市榜上有名。

外汇成本为不少跨国企业带来难题,这由经济及政治不稳所导致的汇率波动,同时对不少企业在为担任其全球化先锋的外派员工提供薪酬福利时,造成不小的压力。美世第21届年度环球生活成本指数调查发现,房屋市场不稳定及产品和服务通胀等多项因素,为整体环球商业成本带来显着的影响。

根据美世2015年环球生活成本指数调查,对外派员工来说,亚洲及欧洲多个城市生活成本最为昂贵,当中尤以香港(第二位)、苏黎世(第三位)、新加坡(第四位)及日内瓦(第五位)为最。而安哥拉首都罗安达(Luanda)则连续第三年蝉联全球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虽然罗安达一向被视为生活成本较低的城市,但是在当地购买进口产品及安全的居住环境方面的成本也十分高昂。

其他在本年度美世全球生活成本指数头十位的城市,包括:亚洲区的上海(第六位)、北京(第七位)、首尔(第八位);及瑞士伯恩(第九位)及乍得共和国(Republic of Chad)首都恩贾梅纳(N'Djamena)(第十位)。而根据美世的调查,对外派员工来说全球生活成本最低的多个城市分别为:吉尔吉斯坦城市比什凯克(207)、纳米比亚城市温得和克(Windhoek)(206)及巴基斯坦城市卡拉奇(205)

亚太区

l  今年全球生活成本指数最高的十大城市中,亚洲城市占了五位。由于港币与美元挂钩,推高当地生活成本,令香港(排名第二)成为全球生活成本最高的亚洲城市。紧随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的其他亚洲城市分别是:新加坡(第四位)、上海(第六位)、北京(第七位)及首尔(第八位)。除了新加坡的排名不变以外,这些城市的排名都较去年为高。今年排名11的东京则较去年下跌四位。

l  由于日圆对美元持续疲软,日本多个城市今年的排名都较往年下跌。除日本城市外,调查所覆盖的亚洲城市排名都有所上升,新兴亚洲城市的排名升幅尤其显着。

l  因为人民币走强,加上驻中国的外派员工所购买的消费品价格高,令中国多个城市的排名都纷纷上升。今年调查内的所有中国城市排名都有所攀升,而沈阳、青岛、南京和天津等二、三线城市的排名升幅特高。

l  由于澳元对美元贬值,澳洲多个城市的排名继续下跌。排名31的悉尼是澳洲生活成本指数最高的城市,它的排名较去年下跌五位;而墨尔本(47)及柏斯(48)的排名则分别下跌1411位。

l  孟买(74)是印度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由于经济高速增长、消费品及服务业通胀,加上对美元汇价相对稳定,导致其排名较去年急升66位。人口最密集的印度城市新德里(132)及清奈(157)的排名亦分别攀升2528位。班加罗尔(183)及加尔各答(193)属印度生活成本最低的城市,但排名亦较去年为高。

l  亚洲其他城市当中,排名45的曼谷较去年跃升43位,河内(86)及雅加达(99)则分别跳升4520位。巴基斯坦城市卡拉奇(205)及吉尔吉斯坦城市比斯凯克(207)对外派员工来说,仍然是亚洲区内生活成本最便宜的城市。

美洲

l  由于美元相对大部分货币升势强劲,导致美国城市的生活成本指数大幅上升。西岸城市洛杉矶(36)和西雅图(106)的排名分别急升2647位,然而美国国内生活成本指数最高的城市纽约(16)的排名则维持不变。于其他主要美国城市当中,芝加哥(42)上升43位、华盛顿(50)上移42位,檀香山(52)爬升45位,休士顿(92)攀升51位。克里夫兰(Cleveland, 133)及温斯顿萨勒姆(Winston Salem, 157)则是外派员工生活成本最便宜的美国城市。

l  在南美洲,布宜诺斯艾利斯(19)因消费品和服务的价格升势急速,攀升67位成为南美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紧随阿根廷首都与金融枢纽其后的是圣保罗(40)和里约热内卢(67)。于今年外派员工生活成本排名中,其他名次有所上升的南美洲城市包括圣地亚哥(70)及马拉瓜(199)。委内瑞拉的城市加拉加斯(Caracas)货币汇率情况特殊,当地官方汇率会严重影响其排名,因此在今年的生活成本指数调查中被剔除。

l  多个加拿大城市今年的排名都下跌,全国排名最高的温哥华(119)23位。另外,多伦多(126)25位、蒙特利尔(140)及卡尔加里(146)分别跌1721位。 Constantin-Métral女士指出:「加币兑美元持续弱势,引致今年的排名下滑。」

欧洲、中东及非洲

l  外派员工生活成本最贵的头十名城市内,可找到三个欧洲城市的踪影。苏黎世(3)于欧洲城市内领先,日内瓦(5)及伯尔尼(9)的排名则跟在其后。瑞士继续是外派员工生活成本最高的欧洲国家,瑞士法郎兑欧元高企是主要原因,兑美元的升幅相对较小。由于俄罗斯卢布兑美元显着疲弱、油价低迷,加上西方国家因乌克兰危机制裁俄罗斯,市场对卢布的信心下跌,莫斯科(50)和圣彼得堡(152)今年的排名分别跌41117位。

l  撇除英国城市,西欧城市于排名榜中全线报跌,主因是西欧货币兑美元疲弱。伦敦(12)的排名保持不变,鸭巴甸(82)及伯明翰(80)则有所上升。巴黎(46)、维也纳(56)及罗马(59)于排名榜中分别跌192428位。德国城市包括慕尼黑(87)、法兰克福(98)和柏林(106),以及杜塞尔多夫(114)和汉堡(124)全部都明显下跌。

l  由于当地货币兑美元贬值,东欧及中欧大部分城市的排名下滑。即使住房成本稳定,布拉格(142)、布达佩斯(170)及明斯克(200)的排名仍分别下跌50359位。

l  特拉维夫(18)再度成为中东地区内外派员工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其次是迪拜(23)、阿布达比(33)和黎巴嫩(44),排名全部都比去年高。吉达(151)的排名上升了24位,但仍然是区内最便宜的城市。 Constantin-Métral女士分析指:「大部分中东地区的货币都与美元挂钩,令区内城市的排名被推高,另名,租金飙升──特别在阿布达比及迪拜,亦是推高多个中东城市排名的原因之一。」

l  非洲多个城市继续挤身于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之中,反映出外派员工于当地的生活指数高昂以及物价高踞不下的情况。罗安达(1)再次蝉联非洲及全球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恩贾梅纳(N'Djamena, 10)、维多利亚(17)及利伯维尔(Libreville, 30)紧随其后。因南非兰特币兑美元弱势,尽管开普敦(200) 今年的排名上升了五位,仍属区内最低生活成本的城市。

报告原文,详见附件PDF文档。